当前位置:主页 > H慧生活 >

作文题目:「如果我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后母...」


2020-06-17


每个人小时候都写过我的志愿这种作文题目,大部份的时候,我们写以后想当老师作育英才,结果长大往往变成一个在办公室里被老闆咆哮羞辱的狗奴才;我们写说以后想当护士成为白衣天使,结果长大之后管他做什幺,心里头只祈祷千万不要饿死;我们写说想当太空人,结果长大因缘际会变成跑业务或搞直销的,人没上太空,吹牛倒能吹到外太空。

大多数的时候,真实人生跟小时候写的志愿并没有什幺关係,其中最让人普遍失望的,是许多女生小时候总期待自己长大能有天能变公主,结果事实证明,高离婚率的时代,女孩长大之后,变成别人后母的机会远远比变成公主大得多。

是的,如果妳年过30还单身,那幺我劝妳觉悟吧。与其研究怎样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一个公主,我认为妳更该补充一点关于如何当个好后母的心理建设。毕竟接下来我们只剩下几种男人可以选了,要嘛是年纪也老大不小还单身的龟毛宅男,要嘛是人生还在起步的小鲜肉弟弟,再不嘛就是已经离婚的熟男大叔。

而其中既好处理又难办的,莫过于当你碰上那些已离婚且有小孩的熟男大叔。好处是,大叔其实各方面条件都好,而且经历过婚姻的洗礼,基本上对婚姻已经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及责任感,不至于还花时间跟你玩搞暧昧的爱情游戏。但难办的是,有小孩的大叔往往得花时间心思在孩子身上,但又要担心女友跟小孩的相处融不融洽,这种事跟婆媳问题一样,往往让男人无解又烦躁。

偏偏大部份的女人是没準备好要如何当一个后母的。

我的朋友蓉蓉爱上一个带着四岁女儿的大叔,平时蓉蓉跟对方的女儿并没有太多的互动,有一回,大叔心血来潮带着他们出国玩,结果蓉蓉边玩边沮丧,原来大叔从头到尾都抱着女儿,心思也都在女儿的身上,对于蓉蓉来说,她希望至少能分到男友一半的注意力,可惜她一开始没料到,男人带着宝贝女儿,就是一种与前世情人相逢,怎幺也不愿分离的概念。

「如果妳真的想跟对方有未来的话,为什幺不趁机表现得像个好妈妈一样呢?」我问。

「我现阶段没有那幺想当后母啊!我比较想当女友。」蓉蓉也很委屈,谁说跟离婚有小孩的男人交往就等于想当后母照顾小孩?「你不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孩居然还夹在我们中间的感觉。」

另外一个故事,是发生在朋友阿黛身上,她几年前跟个中年大叔结婚,大叔原本有个女儿,女儿跟着前妻住,偶尔才会接过来相处,后来,阿黛跟大叔也生了一个儿子,结果每次大叔的女儿来访时,大叔总趁阿黛不注意,偷偷塞个几万块给女儿,阿黛抱怨,「就已经有付教育费用了,为什幺还要另外塞钱呢?」阿黛一方面介意金额多,另一方面又计较不知道前妻会不会拿到钱。

说真的,要当个完美继父或后母真是太困难,就算一般家庭要全然和乐都已经不容易,何况是重组家庭呢?多数的时候,若能维持表面的和谐,大家互相尊重就已经万幸,再婚有孩子的一方千万别抱着过高的期待希望能上演和乐融融的戏码,太过期待这样的情节发生,只会让新的另一半压力过大。

如果有天妳真打算嫁给一个有小孩的男人,首先,妳得做好心理準备,这些有小孩的男人确确实实就是得花生活中一部份的时间给小孩,不过妳也别以为男人真期待妳可以真心待他们跟前妻生的孩子视如己出,他们没那幺天真,不也就图个基本盘,大家看起来和谐快乐罢了,倘若真那幺好运,能遇上真心爱孩子的女人,这些男人自然会加倍入心,满怀感激。

对待他们的孩子,有几个要诀:

妳不必逼自己要多爱,只要适时的表达关爱;

妳不需要提出多少自以为是的意见,看不过去的时候,稍稍委婉提醒男人就可以了;

妳不要去想这孩子是他跟谁生的,因为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妳也愿意对他(们)好,孩子自然就会跟你亲近;

妳不要去介意这孩子叫妳阿姨可是叫另一个女人妈妈,称呼只是一种形式,孩子成长阶段能有那幺多人疼,总比大家都不疼来得更幸福;

妳不要去比较他对妳们的孩子比较慷慨,还是他对前妻的孩子比较捨得,因为妳的孩子他天天带在身边,但另一边的孩子,他心中总有身为父亲永远的亏欠;

妳不要去比较他花比较多心思在妳身上或是在孩子身上,因为谁不知道孩子一到高中过后,就自动远离父母,妳才是他想要携手一辈子的伴侣。

那幺,男人对这整件事到底怎幺想的呢?说个故事给妳听。

一个熟女姊姊的男友临时被工作卡住,当天男友本来要带跟前妻生的女儿去买表演要穿的衣服,结果熟女姊姊二话不说,开着车带着他女儿找了认识的设计师,一起去购物,买完衣服后,顺便还去专门帮艺人剪髮的沙龙帮他女儿做了漂亮的新造型,这女儿回家开心得跟爸爸手舞足蹈的说东说西,跟「阿姨」关係也突然更紧密。那天熟女姊姊回家前,男友特别抱着她,深深说了一声「谢谢」。

一位熟男大叔听完我说了这故事后,点点头,似乎相当理解似的,边抽着菸凝望着远处,一边悠悠的跟我说,「你知道吗,大叔们活到这把年纪已经很难被感动了....」

「噢?」我等着他把话说完。

「如果啊,一个女人,能默默地把我们心中最在意的事,温柔而低调的处理好,我们会一辈子爱死她,感激她的。」大叔说完,又朝远处慢慢吐出了一缕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