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H慧生活 >

吴定谦谈吴念真:选择和父亲相同的职业,可能我就是傻了点


2020-06-25


吴定谦谈吴念真:选择和父亲相同的职业,可能我就是傻了点

故事工厂 Story Works 以原创戏剧作品为主体,希冀一篇篇好故事,将生活养分带进台湾各个角落。秉持对戏剧的热情与使命、踏实的站在这片土地上,呈现每个动人时刻。在这里,我们製造感动,製造惊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

故事工厂将在2018年9月把小说家骆以军的散文作品《小儿子》改编剧搬上舞台,舞台剧故事主轴锁定在年老失智的知名作家罗以俊与被这道光环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小儿子」罗仲宁之间的互动。在不同演出场次中,饰演罗仲宁的演员分别由吴定谦和蓝钧天担任,其中的吴定谦直呼:「编剧太坏心了!」

提到吴定谦,可能有些人觉得耳熟、却一时半刻想不起来他是谁,但是如果说「吴念真的儿子」,就无人不晓了,因此,对吴定谦来说,剧里的罗仲宁是他真实人生的部分写照,包括剧里不断重複「罗以俊的儿子」这样的哏。踏入戏剧、从演到导,吴定谦踏上吴念真的脚步,外界免不了用父亲的地位与成就来看待儿子的表现,「看到剧本,我会联想到自己跟父亲的关係,剧本设定父亲是作家,这是我父亲最喜欢的头衔,所以我一看到这角色设定就觉得完蛋了,自己一定会中!我完全可以理解阿宁这角色会面临什幺样的心理障碍跟纠结。」吴定谦毫不迴避地一口气讲出了这一串内心话。

即使吴念真受访时曾公开表示:「老子做不到,别叫儿子做」但外界眼光仍难跳脱这种检视标準看待吴定谦;幸好,吴定谦有种调皮的阳光质性,虎父无犬子的压力也因而有了出口,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擅长导戏的吴念真,是吴定谦眼中的不及格演员。《小儿子》剧里的父子两角,最早也曾考虑过直接由吴念真、吴定谦联手演出,台上台下、戏里戏外都是父子,而且剧情与真实有类似的课题,吴家父子理应会让剧情张力十足,但是吴定谦一听到这构想,毫不留情打枪自己的父亲:「不要找他演戏,他不是一个好演员!因为我们之前合作一个戏,我找他来演一个角色,他紧张得不得了,上台前超焦虑,在后台走来走去,哎⋯⋯真的就是⋯⋯不要找他演戏。」吴定谦一边吐槽老爸、一边扮鬼脸,吴念真的不完美之处,都被儿子摸得一清二楚。

吴定谦从小就跟着父亲出门租录影带、回家一起看片,这个习惯直到他长大后,父子两人坐在电视机前一起看电影的习惯依旧,即使话不多,但窝在一起的亲密感却不曾削减;虽然这是来自吴念真对影剧的热爱,但他并不以此期待儿子跟上脚步,不过成长过程在这种耳濡目染下,吴定谦仍在无形中打下了日后跨入戏剧的基础。在吴定谦心中,吴念真採取放任式的教养,从不干涉指导他的人生该如何,「他真的是个好父亲!」

小时候,我们总想着自己有一天要长到跟父母一样大,等到好不容易追上了当年期待的父母亲的模样后,才赫然发现:他们并没有在原地等我们,而是持续往前,慢慢变老。吴定谦正是在某个片刻中,意外发现父亲逕自往前,并没等他。

2015年,吴念真在浴室不慎滑倒,送医急救后发现颅内出血,接下来就住进加护病房,还算幸运的是,吴念真躺了几天后并无大碍,但这桩意外直接冲撞了吴定谦对父亲的认知。狮子座的吴念真,在吴定谦眼中是个标準好面子、爱逞强的人,他不忧心父亲的意志力,而是担心身心状态已经超乎自己的控制却不自知。

《小儿子》剧里,逐渐失智的父亲总是在迷糊与清醒、记忆与当下之间来回,要吃药、找不到药,喝了水却忘了已经喝了,把未来的媳妇当成即将出嫁的女儿,给了一张一百万支票当嫁妆⋯⋯等种种需要有人看顾的状况愈来愈多,而这也是吴定谦最深的感慨:「身为子女,会有一种『以前都是你在照顾我的,你提醒我们,现在怎幺会反过来,变成我们做这样的事情?』」话至此,吴定谦眼眶泛红哽咽,深呼吸一口后继续聊自己的心情。

他说,子女面对父母亲,永远都会有种他们是强大靠山的期待,是天也是地,但直到亲子间的照顾与被照顾角色对调后,那是一种不捨的心情,照顾年迈的父母亲,疲累的不只是身心,更考验的是子女如何面对并接受一座大山崩塌下来的变化?这变化包括父母亲自己都得学着接受,「这才是煎熬,这才难!」

吴定谦回忆起小时候,父亲在家写稿创作,没了灵感、创作遇到瓶颈,焦虑急躁只有他与母亲知道,「我曾经无法理解,这工作如果很痛苦,为何要继续?」吴定谦后来才明白,创作当中有父亲喜欢的地方,哪怕又痛又恨,只要关卡度过后,还是会继续投入,直到下一次的痛苦再来。创作是瘾,让人难以捨弃,吴定谦透过自己一次次演出与创作后,才能慢慢走入父亲内心。

为了逃避「罗以俊的儿子」这原罪,或说是包袱,罗仲宁从艺术创作转行当起房仲业务,绕了一大圈,才发现自己终究无法捨下最爱的创作;吴定谦没有绕道,虽然觉得跟父亲选择了相同的领域,跟剧中的罗仲宁比起来「自己就是傻了一点」,他没有迴避,不但跟父亲同台,也跟父亲一起创作。但他也明白自己仍活在「吴念真的儿子」这张标籤下,靠爸不靠爸,不管外人眼光,他自己心里清楚才重要。

舞台,是吴定谦自我疗癒的场域:透过演出,带出内心深层的自己;透过导戏,又必须回头理性收回情感,拉起整个团队、呈现创作最完美的一面。即使面对父亲的光环,他仍不时流露出一丝无奈苦笑,但他仍告诉自己:「我不在乎别人怎样定义我,但如果十年后回头看,我只希望我做的选择,对得起我自己。」剧场里的罗仲宁,放不下别人的眼光;剧场外的吴定谦,任凭舆论喧嚣也不为所动,就算与父亲同路,也无损自己的生命独特性。

父子之间的微妙关係,是竞争比较,也是深厚的期待,总是要历经一些磕磕碰碰,事过境迁后才会明白那些背后,是爱。

故事工厂《小儿子》一本写给家人的情书

一个逐渐失智的小说家
唯一记得的是自己曾经写下的文字
改编自华文界重量级作家骆以军《小儿子》散文集

2018/09/07-09/09  台北城市舞台 首演
2018/10月起 彰化、新竹、台南、台中、高雄、嘉义 全台动人巡演
购票请洽两厅院



上一篇:
下一篇: